寒晴

为百万疯狂打call

【百万】爱情的模样(上)

 

*白曜隆x王昊

*OOOOOOOC 都是我的错

*圈地自萌

*校园AU ?   

*本人写不出BE 各位可以放心

*题目&脑洞&BGM 出自某乐团 

 

 

 

0

 

王昊洗完澡,拿着毛巾顺手打开电视。电视机是前两年搬家的时候新买的,王昊推崇的“索尼大法好”。买是买了,平时也不怎么看,刚打开开关,电视就播放了个随机切换的台。

 

“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今天的嘉宾是现在火遍全球的当红Hip-Hop偶像团体红花会的当红成员,白曜隆。”那是黄金档时的著名电视访谈节目小燕有约,美丽的主持人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短裙,笑靥如花。

 

相遇总是来得这样猝不及防。

 

“这是出道以来一直对个人感情问题讳莫如深的白先生,首次公开探讨个人感情问题,想必大家也十分好奇,现在让我们来欢迎白曜隆先生。”

 

电视上是那个熟悉的再熟悉不过的人,穿了正装又抹了粉儿,聚光灯一打,映的皮肤越发白湛起来,眉眼里早已没有了稚气,却依然年轻,站在收视率很高的知名节目的演播厅里也丝毫不显得怯场。一双大长腿一从后台走出来,便引起了下面粉丝的阵阵尖叫声。

 

 “白曜隆先生,来说说你的初恋吧?”

 

王昊头发上的水滴顺着发梢滴在地板上,却忘记了要用毛巾去擦。

 

坐在嘉宾席上的男子捧着水杯,刻意地避开了主持人的视线,只是静静低下头看水杯:“初恋啊,其实我跟大家的初恋都一样…”

 

 

 

 

 

1

 

那年白曜隆十七岁。

 

白曜隆曾说过很多次自己是一见钟情派,但他却不是个滥情的人。纵使之前小学在贴吧放话说全年级六十多个女生都是他的,但大家也都知道那只是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谁也当不得真。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周围的同学们纷纷成双结对,从小招人喜欢的白曜隆自然有女孩子暗恋,也不乏有胆大的,写一两封小情书,偷偷塞进白曜隆的抽屉里,字里行间藏满了少女的心思,渴望能被抽屉的主人发现。

 

但这些情书有去无回,石沉大海,抽屉的主人在见面的时候还是会像往常一样跟他们打招呼,仿佛张纸从未存在过一样。即便是这样,仍有人前仆后继,飞蛾扑火,抽屉里的情书并没有因为抽屉主人的不理会而减少。

 

 

 

盛夏的末尾,西安四面环山,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燥热。明明前一刻地表温度还能烫熟一个鸡蛋,蓦地便下起了倾盆大雨,让出门不带雨伞的路人毫无防备,困在屋檐下回不了家。

 

白曜隆就是这样遇见王昊的。

 

暑假从不是能让一个高二学生放松的假期,过了这个假期,他们就要正式升入高三,成为一名即将冲击高考的应试生。恰恰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假期的学生们都格外的忙碌,抓紧最后一丝休息的时间,为接下来的一年提前打好基础。参加补习班,也就成为了他们的首选。白曜隆也是茫茫补习成员中渺小的一员,家长给选的补习班,一对一,每天各科老师轮番轰炸一遍白曜隆的神经。

 

刚出补习班大楼的门口,白曜隆就被一场大雨挡在了室内。白曜隆在屋檐下,漫无目的的观察雨中形形色色的人群。隔着一个人行道,对面的路口站着一个男孩引起了白曜隆的注意。

 

男孩看起来和白曜隆差不多大的年纪,穿着一身蓝色的卫衣,带着顶黑色的鸭舌帽,眸子藏在阴影底下,却清澈而透亮。他的手插在卫衣的兜里,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耳机,右脚随着音乐微微打着节拍。突如其来的骤雨,路上没有一个人不是狼狈不堪,那人却仿佛和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全身都已经被雨淋湿,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动心有时候就是在那么一瞬间。

 

白曜隆看的出了神,男孩子显然没注意到他的目光,绿灯亮起,便过了马路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九月,经过了一个暑假折磨的高二学生们正式返回了校园,成为了在题海中辛苦飘荡的高三狗的一份子。

 

开学第一天,班主任李老师领来一个转学生,二班的同学们一片哗然。附中是西安市内很有名的学校,基本不会招收这种转学生,学生从高一进入这个班开始,就基本注定了接下来三年的同学是谁。周围同学们都在叽叽喳喳的讨论,是因为转学生的母亲来附中教书,转学生才得以转来二班的。

 

往常在班里格外活跃的白曜隆反而没有加入躁动的大军之中,只是静静的盯着转学生发呆。

 

李老师拍桌子叫全班同学安静,对着转学生道:“介绍一下自己吧。”

 

正式的校服还没发下来,男孩还是像暑假那惊鸿一瞥那样,穿了一件帽衫,只不过换了一种颜色。男孩不情愿的伸出缩在帽衫里面的手,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王昊”,算是介绍自己便继续站在台前不吭声。

 

李老师被弄得有些窘迫,扫视了一圈班里的同学们,问:“谁想和新同学坐同桌啊?”

 

白曜隆这时候想都没想的举起了手:“我!”

 

 

 

在幸福美满的富裕家庭中长大,让白曜隆从小受到比周围同学更好的待遇,也让大家误会了一点,白曜隆并不可谓不聪明。而恰恰相反,白曜隆其实非常的聪明。

 

他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所以不争第一,每次考试成绩稳稳地保持在中上游。他也知道同性之间的攀比之心,被太多女生喜欢肯定会引起男孩子的嫉妒,所以情书收到了当做没发生,继续维持表面上的塑料友谊,跟全班同学都打成一片。

 

因为太好获得,什么都有,所以也就不知道珍惜。

 

十七年来,白曜隆第一次想主动接近一个人,而那个人只有雨中匆匆一眼的记忆。人生头一遭,白曜隆也不知道这到底代表了什么。

 

 

 

在附中人缘儿好得不行的白曜隆要是想和一个人熟络起来,从来都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白曜隆想。课间,白曜隆想找新同桌搭话,便碰了个大钉子。

 

开学前两周,白曜隆在旁边说上十句话,王昊就淡淡的回两个字。热脸贴了冷屁股的白曜隆反而越战越勇起来,早餐带的肉包,课间偷偷翻墙出去买的小零食,或者是兜里母亲上学给揣着的糖,甚至是隔壁班学霸丁飞笔记的复印本,白曜隆都不会少了王昊的份儿。饶是这样,王昊都只是点点头,对他说声“谢谢。”便再也没有了下文。

 

第三周,篮球队的李京泽体活课之后刚打完球回来,抱着篮球晃悠着脑袋往座位上走,正好桌边是王昊随手堆在旁边的一摞书,李京泽也没看见,篮球不小心蹭了一下,书哗啦一下就全倒了。

 

李京泽走过去,听见后面蛮大的动静,转头发现是自己闯了祸,不好意思地给王昊道歉:“对不起啊。”

 

被撞到了课本的王昊头也没回话,瞟了一眼李京泽,默默地离开座位,蹲在地上一本一本地把地上的课本拾起来。

 

李京泽在班里混的不错,江湖人称“贝爷”,难得开了金口道了个歉,对方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李京泽还没不高兴,篮球队的兄弟倒先愤愤不平起来。本来就一个转学生,平时还一脸装酷耍帅的样,见谁都不理。偏偏还有女孩儿就喜欢这模样,开学没几周,跑到二班来打听这人名字的倒是不少,早就有人看他不顺眼。青春期的男生总是冲动的,话没过脑子就冲出了口:“少装B了。”

 

白曜隆在旁边听了却先急了,上来就怼了一句:“你他妈说谁呢?”

 

李京泽只是摆摆手,叫队友不要再说话,拍了拍王昊的肩膀。队友只是看王昊不顺眼,还没犯得着要惹全班都是好兄弟的白曜隆的份儿上,被怼了只是撇了撇嘴,悻悻然地回自己座位了。

 

目送同学回到座位的白曜隆还没缓过劲儿来,扭头跟蹲在地上的王昊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会保护你的。”

 

说起来奶声奶气的,一点也没有什么威慑力,说完怕自己后悔,又攥紧拳头重复了一遍:“我会保护你的。”

 

听到这么令人感动的诺言不感动的涕泗横流也就算了,那人居然听了这句话蹲在地上抱着书,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好看的眸子也亮晶晶的。

 

那是王昊头一次对他露出笑容。

 

世上没有比他更好看的人了吧,白曜隆想。

 

 

 

/你是巨大的海洋 我是雨下在你身上

/我失去了自己的形状

/我看到远方 爱情的模样

 

 

 

 

 

2

 

白曜隆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王昊在附中的第一个好友。

 

刚开始的时候白曜隆管他叫“同学”,稍微熟了一点之后叫他“哥”,又觉得叫这称呼不好听,太生分。偷瞄见了王昊的QQ账号上面的昵称写着万磁王,便自作主张地管他叫“老万”,结果后来王昊跟班里的几个同学都玩的不错了之后,大家跟着白曜隆一起管他叫老万。白曜隆又不高兴了,擅自给改了称呼叫“万万”。

 

第一声万万叫出去的时候王昊白了他一眼,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似乎是默认了这个称呼,更多可能是因为王昊懒得跟他争论。

 

 

 

附中的正式校服是蓝白相间的,本是蓝天白云的寓意,却因为和某个著名动画片“网球王子”很像,被同学们戏称为“青学校服”。除了运动服之外,还有校园文化衫,五彩斑斓的,价格又便宜,深得附中同学们的喜爱。

 

紧跟时尚潮流的白曜隆,也不例外的更偏爱在上学时候穿文化衫。红黄黑白绿,总共上五天的学,一天都不重样。王昊倒是清奇,每天都是那身“青学校服”不换的,宽大的校服,刚好可以把手缩在袖子里。白曜隆从来没觉得这肥大的校服哪里好看,却不知怎的会对王昊拉开半截拉链的校服移不开视线,也会在王昊热的把袖子挽起来的时候去看他有些婴儿肥的胳膊。

 

 

 

午休,高三学生们终于有个能稍微喘口气的时间。

 

白曜隆热爱健身,全校同学都知道。前两年,游泳馆篮球馆和足球场中总少不了白少爷的身影,伴随着一群自称是“白曜隆后援会”的女生加油鼓劲的声音。进入高三之后,大家发现白曜隆彻底不去那些地方了。

 

并不是要趁午休的时候好好学习这种正经的理由,而且反而还非常让人无语。

 

一到午休,白曜隆就和同桌王昊挤在一张椅子上,捧着王昊的一台小小的MP4看新番。MP4是黑色的,手掌般大小,有一块小小的液晶屏幕,两侧有几个按键,在那个智能手机还没普及的年代,已经是很昂贵的“奢侈品”了。午休时间三十分钟,刚好能看完一集。

 

后座的李京泽撇了一眼,哟,都看到海贼王三百多集了。

 

李京泽有一次和白曜隆一起留下来做值日,拿着扫把扫地,跟白曜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李京泽随口一问:“前三百集你看过吗?”

 

白曜隆很诚实:“没看过。”

 

李京泽翻了翻白眼:“那你看的懂吗?”

 

白曜隆:“看不懂。”

 

李京泽:“……”

    

 

 

放学后两人不想回家写那写到凌晨两点也写不完的作业,跑去附中校门外的魏家凉皮吃酸辣粉。

 

魏家凉皮,顾名思义,本来招牌菜明明是凉皮来着,王昊却偏偏爱吃那里的酸辣粉。

 

十块钱一碗,上面飘着香葱黄豆和红油,端出来冒着热气,晶莹剔透的粉条里面还藏着一块肉,趁着热吃进嘴里,满满的幸福感。

 

作为在土生土长的西安人,白曜隆吃辣那是绝对没问题的。而王昊就不一样了,每次吃酸辣粉都会被辣的满脸通红,不停喝椰汁,第二天也许还会起痘痘。但就是死性不改,还是会去吃,被白曜隆戏称这是“抖M”情结。

 

每次一碗滚烫的酸辣粉盛上来,王昊先会从里面挑出肉给白曜隆,然后窸窣窸窣地吸溜完粉条,再把红色的汤向白曜隆的方向一推:“太辣了,你喝。”

 

两人就这么在冬天共享一碗十块钱的酸辣粉。

 

吃完辣,整个人都暖洋洋的。王昊一直体寒,一天到晚手脚都是冰凉的,出了饭馆门口,就拿手去碰白曜隆温热的脸颊,白曜隆的脸颊不知是冻得,还是羞的,每每都会被弄得满脸通红。

 

 

 

圣诞节,学校上午组织了圣诞联欢会,说是圣诞联欢晚会,其实就是一些高一高二的学生们在台上表演节目。王昊没兴趣看节目,靠在白曜隆身上睡着了。下午学校难得的给高三生们放了个假,王昊拉着白曜隆,去爬了西安的城墙。

 

西安的老城墙算是一个很著名的旅游景点了,保护还挺完善,正好绕城一周,走一圈要好几个小时。高中生在休假常去的地方,无非不是几个著名的购物中心,再次点也是学校旁边那个破破烂烂的电影院,来城墙享受是一个什么道理,白曜隆摸不着头脑,只当是王昊一直不走寻常路。

 

走着走着,鹅毛大雪从天而降,是那年西安市内的第一场雪。

 

时尚如白曜隆,觉得穿羽绒服怎么都会很臃肿,非要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来,作死地只在校服外面套了件风衣,典型的要风度不要温度。出来时候也没想到能在外面走这么久,冷风一吹,冻得耳朵和鼻子都红了。

 

王昊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条围巾,小心地环在他的脖子上:“送你的。”

 

围巾是米黄色的,不是什么大牌子,用线织的。羊绒围巾固然好,可是难免扎脖子,线织却是刚刚好。

 

他摸着围巾,眼睛里都带着笑意,张张嘴还说了一句什么。有人从城墙下面骑摩托车,发出了嗡嗡的轰鸣声,白曜隆没听清,问他:“你说什么?”

 

王昊扭过头去,小声又重复了一遍。

 

白曜隆还是没听清,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王昊不理白曜隆了,白曜隆看着王昊,明明自己也冻得耳朵也红了,直接勾上了王昊的脖子,把围巾分给了他一半。

 

 

 

很久之后白曜隆才知道那句话是:“和你走到白头。”

 

 

 

十七岁的白曜隆从来没对枯燥无味的高中生活有什么向往,也从未对顽固守旧的附中有什么留恋。却在这一刻,想一直停留在这一瞬间,不想毕业,希望校园生活永远地就这么过下去。

 

这样就能和王昊一直在一起了。

 

 

 

可时间就像是抓不住的沙子,挽不回的逝水,再珍惜也没有用。

 

转眼就到了寒假,寒假过后就是一模了。

 

老师宣布了放假,又布置了成山的寒假作业,同学们神经都很紧张。高一高二的时候打的火热的情侣吵架的吵架,分手的分手。对于白曜隆来说,他在前两年都是很无所谓的。父母给安排好的路就是大学毕业之后继承家业,上哪所大学都一样。

 

可是又不一样。

 

出了校门,李京泽和王昊约好了要去唱片行,白曜隆就陪王昊坐在校门口的台阶上等被老师留下来训话的李京泽。白曜隆试探着小心翼翼地问王昊:“万万,你将来想报哪所大学啊?”

 

没想到王昊叼着棒棒糖,坐在台阶上晃悠着两条腿,淡淡的说:“我不想上大学了。”

 

白曜隆本来都想好了,他考到哪儿白曜隆就考到哪儿,能留在西安最好,要是他想去别的城市上大学也无所谓。结果这句话,硬生生把白曜隆要说出口的话堵在口里。

 

对方好像知晓了白曜隆心里在想什么,用手勾了白曜隆的脖子,说:“我想做音乐。”

 

话没说完就看见李京泽来了,王昊麻溜的拍了一下白曜隆的肩膀,跳下台阶跟李京泽勾肩搭背走了。远远地还能听见他们在聊新出的唱片,什么Eminem什么Drake,全是些白曜隆听不懂也插不上嘴的词语。

 

 

 

白曜隆觉得心里贼不是滋味。

 

小学时候白曜隆的隔壁桌是个说话香甜软糯的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上学扎两个小辫儿,小男孩们都喜欢她,白曜隆也不例外。有一天小姑娘指着少儿杂志里面的广告跟白曜隆说喜欢这个水晶球,可是太贵了,要三十块钱。那时候白曜隆一天也只有五六块的零花钱,却第二天变出一个水晶球给她。没想到小姑娘收了水晶球,转头就跟别的男生一起玩了。

 

那时候白曜隆看着小姑娘和小男孩的背影,想的是你把我的水晶球还回来。现在白曜隆看着王昊和李京泽的背影,想的却是你把我的王昊还回来。

 

 

 

你把我的王昊还回来。

 

 

 

/曾经孤单的旁徨 曾经相信曾经失望

/你穿过了重重的迷惘

/那爱的慌张 终于要解放

 

 

To Be Continued

 

 

 

PS:本来我写好了大纲估计一发短打也就能写完了,但是——很不幸的废话越写越多爆了字数,估计得分个上中下,非常抱歉Orz

最近要考试所以估计这篇更新龟速,不过我猜这篇没人想看下文……所以无所谓啦!

顺道为我的小学生文笔道个歉Orz

 

评论(38)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