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晴

为百万疯狂打call

【百万】耳洞(下)

*白曜隆x王昊

*双向暗恋

*OOC 都是我的错

*圈地自萌

*一个关于白先生左耳耳洞的故事

*我不想和你继续在酒桌上称兄道弟

*上篇的传送门→【百万】耳洞(上) 【百万】耳洞(中)

 

      (下)

 

白曜隆告白失败的第二天一大早,王昊便跑到北京出差去了。

凌晨五点,天还没亮,在美梦中的王昊就被一阵铃声吵醒。王昊轻轻起身拿手机,给身旁的白曜隆掖了掖被脚,蹑手蹑脚地去客厅接了电话。回来之后,王昊拍醒了还在美梦里的白曜隆,“老大给我打电话,要我去北京去办点事儿。“说着开始从衣柜里翻衣服,”你耳洞好好养着,别沾水,等我回来我给你拆。”

白曜隆这时候还迷迷糊糊的,显然还没睡醒,奶声奶气地问,“怎么就要走,不要走好不好“说完裹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两圈,像个三岁孩子一样在床上耍赖,”那你会想我吗?”王昊叹了口气,白曜隆的起床气王昊也知道,一般这种情况下白曜隆估计都分不清谁是谁。王昊走过去给小白龙顺毛,“当然想了。“说着拍了拍白曜隆的后背,把被子给白曜隆盖严实了一点,“你再睡会儿,”又不放心的嘱咐道,“你记得别沾水啊,乖乖待在这儿等我回来。”便急急忙忙地出了家门。

 

等到王昊忙完了回到西安,已经是十天之后的事情。王昊也没想到北京有那么多事情可忙,那天早晨被临时叫去北京,王昊本想着两三天就能完事儿,结果前前后后忙了一个多星期才把所有事情都搞定。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在北京接待王昊的助理小姐姐刚准备试探着问他要不要再在北京留一晚上——没准儿还可以顺道晚上一起吃个饭交流一下感情啥的——简直美滋滋。便听到王昊吩咐道,“麻烦帮我订最近一班回西安的机票,今天晚上最好。”

飞机在播放根本没人听的催眠安全须知,王昊听着昏昏欲睡,在心里想着,睡一觉起来就能看见白曜隆了。

白曜隆贴心,每次王昊出差回来,白曜隆有空的时候肯定会开着他那辆拉风的跑车亲自去接,即便是实在没空的时候也会提前为王昊定一个机场的专车。毕竟从咸阳机场到市区开车约莫还要走大概一个小时的路,开始白曜隆去接王昊只是怕他人生地不熟刚到西安发生什么危险,后来这件事似乎已经成为了两人之间固定的一种默契,每次王昊把航班号发给他,根本不用再次提醒白曜隆,到机场的时候自然就会有人在等他。

 

王昊上一次出差,还是今年七月份的时候,转眼已经是十一月份,王昊闭上眼睛,感觉仿佛才发生不久。

每年的七月份正是全国的暴雨时节,王昊被叫去上海出个小差,去一天就回来了,王昊连包都没带就去了。早上九点的飞机,到西安也就才中午,王昊晚上就没给手机充电。

王昊坐在候机大厅里刷微博,看着微博新闻头条写着“北京特大暴雨,大面积航班延误”,心情倍儿棒——上海今天万里无云,而且听白曜隆说今天西安的天气也不错,就是热。马上就要登机了,王昊掏出手机给白曜隆发了最后一条微信“登机了,机场见”,手机就光荣没电了。

紧接着王昊就听见机场广播说航班因为天气原因无法起飞——等下,天气原因?

王昊这才学会了一个新名词——前序航班。在这之前,王昊一直以为飞机都是在两个地方来回飞的。说是上海飞西安的这班飞机,前序航班是今天早上北京飞上海的,因为北京今天下暴雨,这个前序航班——显然还被困在北京机场。王昊想起刚刚看到的新闻时还在庆幸自己幸亏这次来的是上海,没想到给自己立了一个大大的flag。

王昊抽了抽嘴角,在偌大的虹桥机场转悠了半天才找到一个电话亭给白曜隆打电话,“是我,小白,你到哪儿了?”

王昊听见那头的白曜隆愉快地哼着小曲,“万万,我在开车去机场的路上呢。”

“航班延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飞。“王昊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手机没电了,你先掉头回家吧,我飞机到了自己打车回去。”

王昊更没想到自己会悲惨到在机场待一天,晚上九点多,前序航班才飞来上海,等到王昊到西安,都已经是晚上两点了。王昊拿着行李从到达口往外走,就看到白曜隆那标志性的小闪电向他跑来——“万万,这里。”

“白曜隆。”见到眼前的人,王昊一瞬间气血上涌,“你就在这儿等了我一天?你是听不懂我说话是吗?还是以后根本就不准备听我说的话了?”

白曜隆被王昊这劈头盖脸的一顿话问的有点傻,热情立马就被一头冷水浇灭了,站在王昊面前愣愣的回他,“不是,我听你的。”

“我叫你掉头回家,你听到哪儿去了?我让你来机场接我了吗?我求你来机场接我了吗?白曜隆我告诉你,”王昊铁青着脸,“你以后再也别来接我了。”说完自己拉着行李箱径直往前走。

白曜隆见他生气了,也不敢吭声,偷偷在后面跟着他。两人就这样在咸阳机场外面的马路上走了好久。直到王昊停下来,回头看白曜隆,白曜隆不知该怎么办,小心翼翼的继续解释,“我没想着不听哥的话,我不知道哥什么时候回来。你的手机又没没电了,我担心你没有手机,又叫不到车。”白曜隆低着头,用脚踢路边的石子,“我以为我在等你你会开心,我真的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

然后白曜隆便被紧紧地抱住了,白曜隆还没回过神来,用胳膊轻轻的试探着回搂他,跟他保证,“哥别生气了,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

王昊抱着他,心里酸酸的——看见你我当然开心,但比起我有没有办法回家,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你不必那么辛苦啊——你怎么就不懂呢。

那是两个人认识以来,王昊第一次对白曜隆生气,第二天早上,两人心照不宣的谁都没有再提那件事。

 

今天早上勤奋的手机推送告诉王昊中国已经正式入冬了,白天其实还不觉得,一入夜就格外的冷。王昊在熟悉的停车区等了半天,都没看到白曜隆那拉风的座驾,更别提白曜隆的人影了——王昊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没给白曜隆发航班信息。王昊这几天一直忙着工作,连白曜隆一天几百条的例行话痨微信都没怎么回,刚办完所有的事情便急急忙忙订了一张最近的机票回西安,连航班号都忘记发给白曜隆了。

王昊有点懊恼自己办了这么一件蠢事,晚上十点多,路上没那么多车,王昊无奈的掏出打车软件,为自己叫了一辆回家的车。

 

王昊的行李很少,只有出门的时候带的一个小箱子,还有一袋子在北京给白曜隆买的衣服——白曜隆喜欢的国潮,因为生意做得不大,所以知道的人也不多,白曜隆不喜欢网购,偏偏这家国潮只在三里屯开了一家店,王昊这次去北京特地给他买的——还买了店员小姐姐力荐的号称全世界只有这一家店有货的限量款卫衣,还是豹纹的,贼骚。

回城的时候司机师傅没话找话的跟王昊聊,“小伙子今天不和女朋友出去过节吗?”

“过什么节?”王昊看了看手机,1111,这才想起今天是光棍节。自从光棍节开始火了起来以后,有不少当代的少男少女们在光棍节这天表白然后脱单,久而久之光棍节这天就过成了跟情人节一样的节日。

什么时候光棍节都变成秀恩爱的节日了,还给不给单身狗一条活路了——怪不得今天那么凄惨,王昊翻了翻白眼——不仅没有女朋友,连男朋友也没有啊。幸好今天没给小白发航班号,这小子估计今天还要去跟不知道哪个妹子玩,别耽误了人家孩子的正经事儿。

 

回到家,王昊却看见一条小白龙妖娆地在床上躺着玩手机,听到关门的声音急忙从床上冲下来,一进门王昊就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万万,你怎么回来了。”抱着王昊在他的颈窝里蹭了一会儿,“贼想你了。”

说完接过王昊的东西放进屋里,白曜隆看着王昊冻得通红的脸,捧起王昊的手给他捂着,“万万,冷不冷,快进屋。”

王昊本来没想着白曜隆会在家里等他,反而愣了,“不冷,你怎么没回自己家?”

白曜隆的脸肉眼可见的耷拉下来了,“这不等你呢么,这么几天也没个信儿,”接着又抱怨,“怎么不让我去接你。“一边给王昊冻僵的手吹气,一边小声地问,”哥,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没有,我给忙忘了。”王昊怕他又胡思乱想,抽出手来推着他进了卧室,“耳洞长好了吧?哥给你摘了。”

带着白曜隆在床上坐好,王昊弯着腰,小心翼翼地把白曜隆耳洞里面的一小节医用钢针拔出来,给他的伤口擦酒精,“不疼吧?已经长好了。”

白曜隆却完全没理他这句话,自顾自地说,“哥,今天是光棍节。”

“我知道,“王昊停下手,问道,”光棍节咋了?” 

“他们说光棍节最适合表白了,”白曜隆抓住了王昊的手腕,“我再也不想一个人过光棍节了。”

王昊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你又要跟谁去表白了?“

等他的答案的时间每分每秒都是如此的漫长——他甚至能清楚的听见自己手里的那根医用钢针落到自家木地板上的声音。

白曜隆抓着他的手腕,眼神坚定地看着他。

“王先生,和我处对象吧。”

——那声音仿佛那么的真实却又那么的不真实,还带着王昊熟悉的那白曜隆的奶气。

有那么一瞬间王昊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在一个再也不想醒来的梦里。王昊曾经一度以为,哪怕白曜隆娶妻生子了也没关系,自己能一直陪在他身边就好。以为这辈子不可能听到的话,却在这一刻听得明明白白——王昊觉得自己应该去先去洗把脸。

 

自从王昊去北京出差,白曜隆在网上搜罗了一堆情话准备等王昊回来跟他讲,不曾想临到告白,白曜隆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到胸口——准备的情话愣是一个字都没憋出来。

寂静无声。

王昊什么也没回他,把胳膊从白曜隆手里抽了出来,起身去浴室洗了手,又洗了把脸。回来对着卧室的镜子开始摘左边耳朵的耳钉,有点紧,自从戴上就没换过了,左拧右拧,一下子还没摘下来。

白曜隆顿时慌了,“哥,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低下头,拽住王昊的衬衫下摆,眼睛里浸满了泪花,呆呆的讲,“哥你别摘,哥不愿意就算了,不用把东西还我。都是我自己自愿送的,哥不欠我什么。” 说完抽抽鼻子,可怜兮兮的。

“谁说要还你了?”抬起头,却看见王昊充满笑意的大眼睛。

“哥,那你也别扔啊。”——好歹五位数呢。

王昊本来装作严肃的顿时就憋不住,看着自家傻孩子噗嗤笑了起来。

白曜隆被自己哥这一系列操作弄得不知所措,看着王昊凑过来,将右耳摘下来的耳环用酒精消过毒,慢慢穿过了白曜隆左耳的耳洞。戴好之后还向白曜隆眨了眨好看的眼睛,忍不住在白曜隆嘴上轻轻啄了一口,“一人一只。”

最后白曜隆听到了他觉得全世界最美的情话——“这下被我钉住了,你可不能再去找别人。”

 

——白曜隆第三次告白,成功(散花~)

 

钉住爱人心嘛。

白曜隆,你以为王先生不会看宣传册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End

 

人生第一次写文,我自己知道自己文笔不好,和太太们比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明明三句话就能讲完的梗我居然写了一万字…

从有西瓜开播以来,就一直一个人默默地萌着这对cp,身边没有喜欢他们的人,也没有人愿意和我讨论他们——有愿意和我一起嗑糖的妹子!请尽情来勾搭我!鞠躬!

谢谢您看到这里!鞠躬!

 

下周二要考试,考完试之后试着开个车?(捂脸)

评论(27)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