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晴

为百万疯狂打call

【百万】耳洞(中)

*白曜隆x王昊

*双向暗恋

*OOC 都是我的错

*圈地自萌

*一个关于白先生左耳耳洞的故事

*我不想和你继续在酒桌上称兄道弟

*上篇的传送门→ 【百万】耳洞(上)

 

      (中)

 

等到白曜隆拉着王昊在床上一起刷了半天微博,又磨磨蹭蹭的从床上起来,把自己收拾成人模狗样儿的时候,都是下午四五点钟了。西安已是深秋,或者说现在是冬天似乎也不过分,出门的时候还是有点儿冷,白曜隆不情不愿的被王昊拽出门,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到了小区旁的一个纹身店里。

刚开始在这里住下的时候,王昊还不知道这里藏着一个纹身店,店面不大,只有老板一个人,老板很和善,纹着个大花臂,时常穿着一身黑。那段时间王昊沉迷纹身,经常会过去看看,后来一来二去和纹身店的老板也就熟悉了起来。白曜隆本就怕疼,不想去打耳洞,加上他还对这里有阴影,更是不想去,走进了就偷偷摸摸的躲在王昊后面——明明知道他哥根本挡不住他。

 

纹身店的老板刚好正在准备锁门,转头看见了两位,急忙招呼起来“呦,今天怎么来了。”说着因为寒冷搓了搓手,“真不巧,我正准备走呢。”

“也没什么大事儿,“王昊说着把白曜隆从身后拉出来,“就是带着我弟来打个耳洞。”

 “那好说啊,“说着,又把店门打开,自己在里面翻找了一阵子,“我把工具给你,你们回去自己弄。”说罢从屋里扔给王昊两支一次性的耳洞针,“我今天实在是赶不及了,家里有点事儿,不好意思啊。”说完急急忙忙锁上店门,打了声招呼走了。

 “啥???”自己来??王昊有点懵逼,和白曜隆两个人傻乎乎的在寒风中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最终还是王昊先破功,低头开始笑,还传染了白曜隆跟着笑,俩人就这么对着在西安大街上笑的花枝乱颤。王昊把手从暖和的卫衣兜里伸出来拉了拉白曜隆的袖子,“怎么了,是不是嫌哥技术不好?”说完踮起脚,勾了一下白曜隆的脖子,“还在这儿傻愣着干啥子呢,走,哥带你去吃晚饭。”

 

酒足饭饱回家养老,王昊推了白曜隆去洗了澡,明明没干什么事,就是懒得动,自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起来。

这房子说是他自己一个人在住他自己都不信,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白曜隆十天有九天住在王昊这里。——甚至有一次,白曜隆把自家钥匙落在了红花会的录音室,过了大半个月,还是表哥看着这钥匙眼熟,好心拿着去问,这钥匙才又重新回到了白曜隆手里。——关于这件事,DP还偷偷跟贝贝吐槽了半天,说他徒弟估计现在连自己家在哪儿都不知道了。

屋子的玄关里堆着一筐球鞋,一式两双,厨房里常备着两副碗筷,浴室也有白曜隆专属的牙刷和毛巾,衣柜里的衣服堆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这也是奇怪——两个人——明明一个喜欢吃甜口一个喜欢吃咸口,却一起吃过那么多顿饭都没觉得不舒服。

王昊想起之前有一次,他也是像这样躺在床上和白曜隆聊天,顺口就和他说,小白,你干脆搬过来住算了。

王昊看到了白曜隆躲闪的眼神,也听到了白曜隆句子里的迟疑,却唯独没有看到白曜隆瞬间红透的脸颊。

“算了。”

王昊那时候似乎才终于明白,在西安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面,王昊只有白曜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但是对于白曜隆来说根本不是这样。

 

说起打耳洞这档子事儿,其实王昊根本就没实操过,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就打个耳洞而已,王昊对于自己还是有绝对的自信的,就是第一个小白鼠就是白曜隆这点似乎不太妙。

“万万,我洗好了。” 浴室门开了,白曜隆擦着头发向外走,白色的浴袍是王昊的,有点儿小,一动就能露出白曜隆的八块腹肌还有年轻又健美的身体。看到这一幕,王昊默默的吞了吞口水,幸好白曜隆今天非常识相的穿了内裤才出门——虽然那内裤是三角紧绷款。

这娃啊,也是贼油腻了。

王昊指挥白曜隆在床上盘腿坐好,白曜隆乖乖的坐在床上。王昊趴过来,拿着笔,在白曜隆的耳朵上画了两个点,“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看看对不对称。” 

“无所谓,万万觉得好看就行。”白曜隆露出了他标志性的笑颜,说完又眨巴眨巴眼睛,补了一句,“我相信万万的水平。”

“还是别信我的,你自己看着点儿,不对称怎么办。”说着指挥白曜隆去照镜子。

“贼好,万万就这样打吧。”白曜隆草草看了一眼镜子,也没仔细看,心思却是都跑到王昊凑过来的身体上面去了,耳朵霎时间就红了。

王昊坐在白曜隆左侧,凑得很近,摸着白曜隆红红的耳垂,给上面小心翼翼的涂上酒精,凉凉的。

王昊很喜欢摸白曜隆耳垂,肉肉软软的,摸起来滑溜溜的,特别舒服。上次红花会聚会的时候,白曜隆对着落地镜拿手机录视频,王昊闲得无聊,就搭着白曜隆的肩膀顺手摸白曜隆的耳朵,然后王昊就这么十分顺嘴的对着白曜隆的脸隔空亲了一口。

 

等到拆开耳洞针包装的时候,王昊心里还有有点犯怂,一点都没有平时那个diss天diss地的rapper样。王昊拿着耳洞针,在白曜隆耳垂上比了比,针尖锋利,看起来还挺疼的。一抬眼看见白曜隆也在看着他,还一脸没心没肺的笑着。

王昊心一横,眼睛一闭,手上一使劲儿就把耳洞针捅进去了。听见耳洞针穿破皮肤的声音,王昊觉得自己也跟着疼了一下。

 

今年夏天王昊想把自己那酷炫的名字纹在身上,敲定了图案之后,本想着得了空一个人去,毕竟纹身店就在小区旁边,结果被白曜隆知道了,非要跟着去,王昊也就由他了。

老板给他纹身的时候,王昊觉得自己真的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偏偏白曜隆在旁边左一句右一句的问,“万万,疼不疼啊。”“万万,疼你就说话呀。”“万万,我看着都疼。”——王昊被他烦的不得了,偏偏左手在纹身,右手又被白曜隆死死的捏着,想动都动不了。

那天难得白曜隆晚上被叫去吃饭,难得没有留在王昊家。王昊送白曜隆走的时候,白曜隆拉着王昊说“万万,我们以后别纹身了,我都疼了一下午了。”说的还特委屈,从此白曜隆就对纹身店留下了阴影。那时候王昊觉得特奇怪,明明纹身是在自己身上的,你疼个什么劲儿啊。

仔细想想,现在的情况似乎就是那时的翻版。白曜隆还没喊疼,王昊却觉得疼。

 

就像现在,白曜隆只觉得耳垂有点酥酥麻麻的,倒不是很疼。白曜隆斜眼看向王昊,那个人正在用棉球,一点一点擦掉自己流出来的血。他长得很好看,特别是那双眼睛,让人温暖又安心。白曜隆沉迷于王昊认真专注的侧脸里,鬼使神差的喊了出口。

“万万,我…”

——万万,我喜欢你。

在心里回荡着一千遍一万遍的话语,差点就要脱口而出。

 

“别动,卧槽,好像打歪了啊。”摸着白曜隆的耳垂反复确认了几遍,“卧槽,真的打歪了啊。”

“没事儿,“突然被打断的白曜隆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歪了就歪了呗。”

“不行,”王昊摆摆手,“将来戴耳钉不好戴,你会记恨哥的。”

“哪儿能啊,我怎么会记恨万万啊。”白曜隆安慰了半天,还是不能阻止王昊一个使劲,把耳洞针又拔出来的命运。

或许是因为打耳洞的时候用王昊当了麻醉剂,又或许是因为白曜隆这个人有点后知后觉——拔出来的时候白曜隆疼的眼睛里泛起生理盐水,嗷嗷叫了一声,“疼。”

王昊拿棉花沾了酒精,两只手小心翼翼地轻轻按住酒精棉给白曜隆的伤口止血。“呲呲呲呲呲呲,万万,疼啊。”王昊在内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疼,我也疼啊。

第二根耳洞针还是被王昊扎在了白曜隆的左耳上,这回非常完美,王昊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果然是一回生二回熟。王昊想着明天再去找耳洞店老板再要一只针把小白的右耳也打了,就看见白曜隆对着手机开心的自拍,“哥,一个挺好的,我就喜欢这种不对称的美。”最终王昊妥协了,还是让这孩子少受点儿罪。

——这就是为什么白曜隆最终只有左耳有耳洞的原因。

 

刚鼓起勇气就被打断了,白曜隆躲在被子里再度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白曜隆第二次告白,失败。

 

 

 

反正下篇肯定就会成功嘛,莫担心~ 说是小甜饼其实是流水账哈哈哈哈,打耳洞的经历来源于我本人,戳歪了什么的,真是疼死了QAQ 谢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9)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