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晴

为百万疯狂打call

【百万】耳洞(上)

*白曜隆x王昊

*双向暗恋

*OOC 都是我的错

*圈地自萌

*一个关于白先生左耳耳洞的故事

*我不想和你继续在酒桌上称兄道弟

 

 

 

      (上)

 

王昊觉得今天白曜隆有点不对劲,还不是一般的不对劲,而是显然吃错了药的那种不对劲。

 

要说白曜隆今天与往常不对劲的地方王昊能举出一大把的例子,譬如今天白曜隆进录音室的时候没有跟自己打招呼,而是去和DP说悄悄话去了——他是白曜隆哥,自己就不是白曜隆哥吗,有什么事不能找哥来说。

 

再譬如白曜隆今天一眼都没有看自己,往常那个见到自己就贴上来扯都扯不掉的狗皮膏药呢,怎么今天偷偷摸摸躲到小房间里去了。

 

再再譬如王昊清楚的看到白曜隆进屋的时候提着一只红底镀金的Cartier小袋子,虽说白曜隆以为藏得很好,但他以为他哥是吃素的吗,不知道又是讨好哪个小姑娘的礼物了,哼!

 

王先生决定今天晚上好好地向白曜隆表达一下他强烈的不满。

 

 

 

录完音,白曜隆说要留下再练习练习,还不到半分钟其他的homie们都一溜烟跑光了,等到王昊回过神来录音室里好像只有自己跟白曜隆了。想想自己今天被白曜隆无视的态度,王昊觉得应该干脆抛弃他自己回家享福算了,可是要单独把白曜隆一个人留在这里,王昊嘴角歪了歪,似乎还是有点不忍心。

 

——毕竟王昊已经能想到明天崩天白龙一大早熟练地敲开他家房门,趴在他身上惨兮兮的说“万万,你怎么不等我”的情景了。

 

比起这样,还是留下来陪陪他吧,才不是因为可怜他呢。

 

 

 

白曜隆从录音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点钟光景,他沮丧地出了录音室的门,看见王昊还坐在那里玩着百玩不厌的智障音游,顿时非常开心的笑成了一朵向日葵, “万万,我就知道你会等我。”

 

眼看着就要往王昊身上扑过去,再用他的美丽的体重,让王昊和录音室门口的地板来个360度无死角的亲密接触。王昊飞快的闪开,“你少来”,拍了一下小白龙的大脑袋,“快走,哥还等着吃夜宵呢。”

 

“哥,等一下。”白曜隆神神秘秘的绕回录音室,拿了早些时候看到的那个红色的小袋子过来塞进王昊怀里,“给你的。”

 

此时王昊那个可怜的被熬夜加饥饿加白曜隆三重打击的头脑有点发蒙,一边手里把袋子里的盒子拿出来,一边在脑子里飞快的想自己今天是不是有忘记什么重要的事情——生日?生日早过了啊,况且那时候小白也送了礼物。

 

王昊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历,111,不是吧,万圣节?不是吧,现在万圣节都流行送礼了吗? 

 

等到王昊在脑内搜索了一圈都没有关于今天是什么“值得白曜隆送礼的”特殊日子的答案的之后,抬起头对上了崩天白龙兴奋又期待的小眼神,“万万,快拆开来看看,我觉得贼适合你了”说完开心的发出了仿佛高压锅漏气般呲呲呲呲呲呲的标志笑声。

 

王昊白了他一眼,把那盒子拿在手里,左左右右的看了一遍,最后摸到中间的缝隙,两边一掰——里面是两只金光闪闪的钉子形状的耳钉——贼有排面儿,是rapper会喜欢的款。

 

原本还以为是不是新的万圣节整蛊道具的王昊更懵了——等一下,整蛊难道不是愚人节做的事情吗。“这是啥?是不是你拿去泡哪个小姑娘,人家不收,拿我当废品回收站了,哥可不干这个。“说完还不忘嘲笑一下白曜隆,“你送这种人家小姑娘当然不会喜欢。”

 

虽然都是自家兄弟,但是这怎么看都像是有五位数的东西也是不能轻易送的吧,王昊咽了咽口水——虽然好喜欢这玩意儿啊。

 

“哪能啊,万万”,白曜隆眨巴眨巴眼睛,“我本来给自己买的,买回来发现自己没耳洞。”然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

 

“你这熊孩子,最近是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王昊又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你自己有没有耳洞你心里还没点数吗?”

 

王昊一抬头,对上了白曜隆那傻不愣登的笑脸,“万万,你快戴上试试。”

 

还是得看紧点儿啊,王昊一面想着,瞧这孩子傻得,哪天这孩子被人卖了没准儿还帮人数钱呢。一面又想,富二代真的是好啊。“得,哥帮你先带着。“王昊一边把耳钉戴上一边说”明天哥就去带你打耳洞。”

 

“哥,老好看了嘿。”白曜隆扑上来,“你就戴这个吧以后。”

 

 

 

从小到大我们至尊龙仔心里面藏了很多个秘密,不过龙仔说了秘密如果说出来了那就不叫秘密了——所以我们只能把它写出来,比如说,白曜隆怕疼,再比如说白曜隆喜欢王昊。

 

对,谁能想到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的当过兵下过海的白曜隆先生——竟然怕疼。

 

 

 

从红花会的录音室出门,白曜隆拽着王昊去吃了最近的一家烤串店,吃饱喝足之后就趴在王昊身上不想动。王昊象征性地推了推他,用的劲儿也不大,反正是没推开。

 

“小白,要睡回家睡啊,你说你都没喝酒,咋还想睡觉了呢。”饱了犯困饿了发呆,说的就是白曜隆本人了吧。

 

王昊结了账,拉着困歪歪的小白,“走啦,回家睡,回家睡。”这孩子比他哥还高一个头,却简直是一个活脱脱的傻大个儿。

 

 

 

好容易把他拖到家门口,把白曜隆扔到床上之后,王昊是半点力气也没有了,两个人衣服也没脱就睡了下去。

 

王昊的房子是刚搬来西安的时候白曜隆给他挑的,小三居,坐北朝南,采光好,通风棒,而且离红花会的专用录音室又特别近,按白老师的话来讲,这里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好地方。

 

那时候才刚认识白曜隆不久,白曜隆就异常自来熟的左一个万万又一个万万的叫,奶声奶气的。夏天的西安异常的炎热,其实那天有雾霾,明明根本看不见太阳,可是王昊还是觉得被白曜隆的一口大白牙晃得闪瞎了眼睛,从此心里就住下了这个人。

 

Gucci的墨镜遮不住刺眼的阳光,王昊想——Dior的墨镜也遮不住啊。

 

后来两人就很自然的变得熟稔起来,宛如一只连体婴,一起吃饭一起写歌一起逛街,很多时候一起玩到很晚,白曜隆就自然而然地在王昊家睡下了——久而久之也有了王昊家的钥匙。就连红花会的聚餐,只要王昊说不来,大家就自然而然的默认了白曜隆也不来。

 

王昊庆幸当初买了一张特别大的床,明明下单的时候还反复的质疑自己是不是有病,现在简直想为当初机智的自己鼓掌,不然自己就要和白曜隆挤一张特别小的床了——或者王昊去睡沙发——总之都不是什么明智的好选择就对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王昊半眯着眼睛,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白曜隆,“小白,几点了,哥还说今天要带你去打耳洞呢,别忘了啊。”

 

白曜隆其实醒了,躲在被子里不敢吭声,昨天王昊提了一句,自己装作没听见来着,结果今天早上王昊就又想起这事儿来了。要是早知道送个耳钉王昊能整这么一出儿,白曜隆就不编那个显得自己智商有问题的谎了。

 

 

 

白曜隆买这个耳钉的时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风和日丽的下午,要说唯一有点不普通可能就是上午的时候王昊望着湛蓝的天空有感而发地说了一句老子才几岁啊居然有朋友要给我安排相亲。

 

——再这么耗下去,自己家哥就要变成别人家哥了,白曜隆觉得自己迟早药丸。

 

所以精明的柜姐在白曜隆呆呆的看了两分钟这款耳钉之后,过来打断了他“先生,是要买来送给爱人吗,这款非常合适。”顿了顿,接着又介绍道“这款是我们品牌love系列设计师将他70年代的设计全新推出的经典款,他把一颗寻常的钉子幻化成了独具个性的珠宝,还起了一个非常好的名字叫做钉住爱人心,非常适合送给爱人。 ”

 

当然,前面的那些话白曜隆显然一概没有听进去,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万万戴上肯定好看。

 

“行,就要这个。”柜姐难得见到这么爽快的客人,立马开心的接过卡去结账。包装好之后,顺便还塞了品牌新一季度的宣传册在里面。

 

白曜隆本想拿着这个耳钉去向王昊告白的——钉住爱人心,要是真的能钉住爱人心就好了。

 

结果白曜隆躲在录音室里想了一下午加一晚上都没想好自己要怎么说这个话,然后出门一见到万万就立马怂了,什么话也没敢说。这下好了,不仅表白没表成,自己还要遭一份罪。

 

 

 

 咋就这么笨呢,白曜隆开始躲在被子里怀疑人生。

 

 

 

——白曜隆第一次告白,失败。

 

 

 

 

被lo的屏蔽词弄到没办法 人生第一次写文 真的不知道东北人和西安人应该怎么说话啊 好难…谢谢您看到这里 鞠躬!

评论(10)

热度(343)